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艳女麒麟俏娇娘】(卷06)作者:喜麟风祥
【艳女麒麟俏娇娘】(卷06)作者:喜麟风祥
 字数:70015


            第六卷赤脚美女艳斗情

               51、娥媚美女

          3007年17月11日星期一南京

   「各位观众!各位女士,先生们!欢迎来到南京的梅花体育场!现在我们为 您直播的,是江南武术同盟,承办的武林盟主大赛决赛!将有来自全国各地8支 队伍进入决赛!经过抽签,已经排定!今天将进行的,是揭幕战!首先出场的, 是挑战者,娥媚派!」伴随美女主持,在台上的吆喝,而南京的梅花体育场,已 经是座无虚席了。

   「真得要打!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还要去挑战?你会死的!你可知道, 白素贞,杨小箐都是什么样的角色。在15年前,白素贞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 头,水昌派白玉郎的功夫,就是她一手调教的。当年杨小箐,还是一个小姑娘。 而如今这两个女人联合起来,完全可以横扫江南武林。」我轻柔的站在桥边,眺 望远方江南的水乡韵味,一种痴迷,一种奢华,一种欲望。来到南方之后,在这 里,体会到一种水乡的格调,整个城市,虽然一样是金属的建筑物,可是更加突 出来一种水乡韵味。人造的小桥流水,沟壑,一切充满古典韵味。

   「是的,就算明明知道不可能,一样要打!不然娥媚的10姐妹,不是白白 的,把性命丢失在荒野上!」周水媚轻柔的回避起来。她一身优雅的长裙,充满 了古典韵味。她涂抹了蓝色的眼影,充满了一种妖艳的风骚诱惑。

   「就好像你,明明知道不可能,麒麟门的队伍,不可能在此番大赛复苏!可 是你,一样要干!你做的,就是我做的!这是娥媚的荣誉之战!或许我会一败涂 地!或许我会输掉一切,可是我要为了命运,拼搏!」周水媚优雅的支撑起来油 布雨伞,她一身优雅的淡淡蓝色长裙,在那里呻吟起来。她轻柔的舞动自己的脚 丫,穿上一双白色小皮靴,风骚性感了。

   「这是我送给你的!如果我不能回来了!你就留着她,好像见到了我!」周 水媚轻柔的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来一块手帕,她放在我的手心当中,轻柔的 摊开。

   「为了命运?可是你至少可以选择放弃,为了你的妹妹!为了你自己!」我 眺望远方,感觉到一种小桥流水的寂静。

   「金陵城下水媚女,娥媚成败看今朝!」

   「纵然敢比天下恨,水能奈何我心高!」

   我悠扬的吟诵起来,吟诵这首诗歌,既然给周水媚鼓励,也是给我自己鼓励。
   「我要出场了!」她轻柔的转身离开这里,只是留下一缕淡淡的芳香背影。 「大师姐!我们出发吧!」旁边几个光头的娥媚姑娘,和周水媚一起,离开这里 了,离开了休息的地方。

   「保重水姑娘!」我轻柔的握住她送给我的手帕,静静的放在心怀上,而那 是一个手帕,上面绣制了鱼水之欢,非常得漂亮。

   「锦绣娥媚,川中女杰。」伴随整齐的口号,晃动的蓝色和绿色的旗帜。蓝 色代表水,而绿色代表山和树木植物。迎风飘扬的旗帜上,炫耀娥媚的过去。
   「吧嗒~ 吧嗒~ 」空中飘舞下来,轻柔的淡淡的鱼水,犹如让人置身在重庆,
 置身在四川一个山谷之中。伴随立体的投影,山清水秀,锦绣河山,一切如此的 充满婀娜,充满令人神往的韵味了。

   「嗯~ 」周水媚轻柔的赤脚,站在一个小船上,而她光了白嫩的脚丫,站在 船头。在下面,8个娥媚女徒,轻柔的搬运托起这艘小船,在下面,她们清一色 穿上青色的衣裙,光秃秃脑袋,犹如河水之中,朵朵莲花一样。

   「小船流水~ 娥媚派~ !哇~ 好精彩!娥媚派主力,秀足门大师姐周水媚,
 她不仅仅是剑法卓越,而且擅长拳脚和擒拿手。曾经在沙漠之中,力战突厥人! 还有她的妹妹周玉兰,娥媚秀足新秀,才华横溢的女剑客。她们姐妹俩个人,将 率领3个新锐,应战实力强大的江南武术联盟队。哇~ 我们为她们鼓舞加油!」 美女主持在那里拍手,非常的兴奋了。

   「碧水娥媚几多忧,公子无需挂心头。」

   「水媚自当尽全力,一缕香魂解忧愁。」她轻柔的坐在小船上,优雅的晃动 自己的脚丫,犹如在戏水一样,她轻柔的收起来自己的油布雨伞,充满了一种哀 叹,一种沉浸的幸福了。

   「姐姐!」周玉兰跟在队伍的后面,而她手持娥媚派看家宝贝,裸女玉阴剑, 而且在她的身边,还有好几个女孩子,一起来保护。

   「人在剑在!人亡剑亡!」周水媚淡淡的吟诵起来,而为了保护这把白素贞 曾经使用过的长剑,娥媚派施展了很多的力量,而今天,当着这么多人携带,也 是为了避免出现问题。可是这么招摇过市,难免激发一些别人的歹意。

   擂台,淡淡的绿色地毯,充满了一种生机勃勃。在擂台旁边,娥媚派5个女 徒,还有一些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换衣服准备,而上场,显然穿上长裙,不利于 比武,而她们不知道长裙下面,是否穿上内衣。

   我直勾勾的欣赏起来,我拿起望远镜,看着她们每一个细节,光了脚丫,轻 柔的抚摸自己的嫩脚。

   「喂!你要不要看我的脚丫!」李芳芳抬起自己的脚丫,遮掩我的望远镜。
   「2娘子!不要这样,我在收集我们对手的资料!」「收集资料!光往女孩 子的嫩脚上看!我看收集资料是假的!还是喜欢那两个小妖精!嗯~ 」李芳芳突 然风骚的,躺倒在我的怀抱当中。「相公!你爱不爱我呢!」

   「娘子,我不爱你!会迎娶你吗!只有白玉郎那种人,整天把爱挂在嘴边, 真正的爱,是埋藏在心底,用你的爱让别人来感受!」我轻柔的抚摸她的光头, 我放下望远镜,我感觉到,有了风骚的李芳芳,我们门派的实力,增加了很多。
   「相公!奴家要收集99个美艳女子,把她们人油提炼出来!这样我才能知 道红莲裸女神灯里面的秘密!还有秘密的口诀心法!还差两个!正好是她们姐妹! 你要爱我!就帮我,把她们咔嚓了!尸体带回来给我!哦~ 亲亲~ 」李芳芳抚摸 我的光头,轻柔的亲吻起来。

   「芳芳不要了!人太多了!这么多人看着!」我轻柔的反抗起来,想不到李 芳芳如此的放荡,实在让我尴尬无比了。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羞涩!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喜欢女人的脚丫,我天天 让你舔允哦!」她风骚的翘起自己的脚丫,就这么晃动起来。「我昔日在洛阳, 可是宫女哦。你在朝歌,我们居住那么近!你不要找外省的女孩子哦!」

   「我知道了芳芳!我们看完比赛!嗯~ 等待她们元气大伤!这个时候,我来 对付周水媚,周玉兰!抓住她们,送去减肥中心!抽脂,一人抽脂肪10斤!不 知道够不够!不够就20斤!然后留下来给你当奴!这样可以反复的提炼!你说 是不是!」

   「哎呦!还是相公你聪明!嗯,她们身材这么苗条,抽10斤脂肪身体还不 垮了,恩我看这样,8斤就好了!然后下个月再抽8斤!给她们戴上镣铐,当作 我的小奴!这样你天天就能看她们的光脚丫了!好啊!好啊!」李芳芳兴奋的拥 抱我,缠绵起来,亲吻起来。

   「比赛之后!青城派和娥媚派,可能住宿在一起!我还有刘思薇的旧帐,要 跟青城派的少当家算!嗯!」我长长的叹息起来,而在我的心目之中,一种惆怅, 一种悲情,实在难以忘怀了。

                 擂台

   「第一场比赛,开始,由娥媚派的女侠方灵儿,对抗东道主,江南武术联盟 的青蛇杨小箐!」美女主持性感的握紧拳头,高傲的喊叫起来。

   「方灵儿,身高157厘米,体重96斤,战绩12战7胜5负。她是娥媚 近年来的新秀女侠,在内部的选拔赛当中,成就优越,连续获得了6场胜利。」
   「呀!」方灵儿光了脚丫,走上擂台,而这是一个苗条的四川女孩子,剃光 头发,风骚多情了。她踢动自己的白嫩脚丫,舞动自己的拳头,快速地走上擂台, 翻身上去。她简单的热身之后,灯光暗淡下来,而显然东道主,稍后才上。
   伴随全场一种阴森森的气氛,在立体的投影上,沼泽,丛林,烂泥之中,一 条巨大的青蛇在蠕动。她不时吐出来舌头,非常的害怕,蠕动的鳞片,而现在生 物灭绝,都是立体的技术投影。

   「第一场比赛,东道主~ 青蛇杨小箐。杨小箐身高158厘米,体重98斤。 她擅长灵蛇拳法,以及青蛇剑,她和白素贞,是金兰姐妹。」

   「呀~ 」杨小箐光了脚丫,跑步走上擂台,而她野性无比,穿上一条青色的 胸罩,下面穿上青色的三角裤,风骚万分了。

   「呀!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最毒的拳法!」杨小箐戴上青色的拳套,手 指头依然能活动。

   「小箐姐姐!我们爱你!」舞动的招牌,不少女孩子兴奋的摇摆手中的照片。 「小箐!我不要你姐姐!」一个书生打扮的男人,戴上宋朝时候小帽子,一身长 袍,就这么冲下来,冲破保安的封锁,几乎冲上擂台。

   「小箐~ 哦~ 只有你,才是我心目中的最爱!只有你,在我内心,永远是最 美的!只有你~ 照亮我的心肺!只有你~ 是我,最最,最喜欢的!接受我吧!我 是小许!你姐姐暗恋我!但是现在!我决定了,我生死就爱你!小箐~ 嫁给我吧!」
 他跪倒在那里,捧起一束玫瑰花。

   「哇~ 」全场一片哗然,纷纷的嘲笑起来了。

   「啪~ 」杨小箐抬起自己的脚丫,给他一脚。「去你的!我是拉拉,我有我 的姐姐也就足够了,现在我们姐妹,亲昵旧时恋人!男人都滚开!」

   「带走~ 」美女保安,拉着这个男人,给他戴上手铐,押走了。「我是小徐~ 徐」他的鼻血流淌下来,就这么挣扎的,帽子也掉了,露出来光秃秃的脑袋。 「我不去金山寺!我要小箐!我要小箐!」

   「嗯~ 让一个傻瓜破坏了心情!嗯~ 」「啪啪~ 」杨小箐两个拳头碰撞一下,
 光了脚丫,走上擂台。

   「第一局!比赛规则,不能挖眼,不能打裆下!除此之外随意!第一局10 分钟,开始!」美女裁判简单检查两个人,抚摸牙套,抚摸她们的身体,就这么 示意起来。

   「呀~ 」开局方灵儿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舞动自己的粉拳,就这么冲击过来。
   「啪啪~ 啪啪~ 」杨小箐光了小脚丫,就这么快速的闪避。「拳法还可以! 四川妹妹!我也是江南长大的!嗯~ 呀~ 我知道四川的女孩子,都是喜欢光屁股 在一起洗澡!嗯~ 你们娥媚后山,有一个欲女池,里面都是啦啦!」杨小箐左右 的闪避,每当方灵儿拳头接近的时候,她总是能抬起胳膊,灵巧的抵挡起来。
   「妖女~ 」方灵儿羞愧万分,舞动自己的拳头,就这么抬起自己的脚丫,跳 过来抓住杨小箐。「啪~ 啪~ 」她抬起自己的膝盖,狠狠撞击起来。

   「啪~ 啪~ 」杨小箐本能的躲避,而她努力的防护,却冷不丁被方灵儿一肘 砸在自己的鼻子上。「嗯~ 」她痛苦的后退起来,鼻子略微流血了。

   「呀~ 」方灵儿抬起自己的脚丫,飞起一脚,狠狠地踢打起来。

   「加油小箐!加油啊!」白素贞在场边,喊叫起来。

   「小箐加油!」我兴奋的舞动拳头,而李芳芳看看我,狠狠用肘部撞击起来。 「哎呦~ 」我痛苦万分,放下望远镜。「白素贞是我舅母!小箐是我的舅母的金 兰姐妹!我加油又怎么了!」

   「好相公!我就是喜欢跟你在一起!亲亲~ 」她轻柔的抓住我,又亲吻起来。 故意扭动光头,阻挡我的视线。原来期望一边倒的局势,竟然产生了热闹。
   「啪~ 」杨小箐躲避方灵儿的攻击,整个上半场,5分种之内,都是方灵儿 追着杨小箐打。

   「呀~ 」方灵儿故伎重演,抬起自己的纤瘦白嫩美腿,一脚踢打过去。「啪~ 」想不到这次杨小箐抓住她的脚丫,迎面一个直拳。

   「啪~ 」「灵蛇出鞘~ 」「嗯~ 」方灵儿痛苦的呻吟起来,翘起脚丫,差点
 被掀翻。她本能的抬起胳膊,就这么防护起来。

   「呀~ 」杨小箐没有摔倒她,而是丢弃她的美腿,就这么冲过去,下面一个 勾拳,上面一个摆拳。「啪~ 啪~ 」一连串的连环攻击,让方灵儿的防护,完全 乱套了。

   她光了脚丫,步伐不稳定的后退起来。「来啊!来啊!四川的小美女,拳头 不是很厉害!你打我!你打我,我们拼拳!躲得是孙女!」杨小箐舞动自己的拳 头,就这么呻吟起来。

   「呀~ 」方灵儿一拳殴打过来。「啪!」砸在杨小箐地眉骨上,她痛苦的闭 眼,既然没有躲避,也没有后退,她的眼圈顿时青紫起来,看来这一下,力量不 小。

   「干!打这么狠!嗯~ 」杨小箐舞动自己的拳头,一个直拳上去,可是想不 到,方灵儿回避起来,本能的用手去挡。

   「我挡你老母!让你挡!灵蛇勾魂脚!」「啪~ 」杨小箐下面施展自己的绊 脚,勾住方灵儿,就这么上面拳法舞动起来,犹如灵蛇出鞘,招招都是致命了。
   「啪啪啪啪~ 」她的乱拳出击下,方灵儿防不胜防,防护下面,没有上面。 如果抱住头部,杨小箐徒然一拳,砸在她的胃部上。

   「哎呦」方灵儿痛苦的呻吟起来,刚刚腾出来胳膊,保护自己的腹部。「啪~ 」杨小箐对准她的下巴,就是一拳。「卟卟~ 」方灵儿痛苦的口吐血沫,牙套 都飞出来了。

   「嗯~ 嗯~ 」她头晕目眩,就这么后退起来。「呀~ 呀~ 」想不到杨小箐逼
 近,左右两下摆拳,又是一个重重的直拳,砸在方灵儿的面门上。这一拳实在是 太狠了~ 只听鼻子骨折的声音。

   「啊~ 」方灵儿一声惨叫,顿时仰面朝天,光了白嫩的脚丫,甚至小便,顺 着大腿流淌下来,昏倒在擂台上。「啊~ 噢~ 」她痛苦的痉挛起来,小便失禁, 口吐血沫~ 昏厥过去了。

   「1~ 2~ 3~ 4~ 5~ 6~ 7~ 8~ 9~ 10!」美女裁判光了脚丫跪倒
 在那里,轻柔的拍打地板数数,她轻柔的抬起方灵儿的胳膊,而她毫无反应,瘫 软下来了。「比赛结果!杨小箐,击倒对手!优势获胜!第一局,江南武术同盟 获胜!」

   「呀!」杨小箐兴奋的过去,就这么高高的挥舞自己的拳头,冲下擂台和自 己的姐姐,教练,也就是金山寺的长老张大刀,拥抱在一起了。

   「场面逆转了!这么快!」我轻柔的抚摸怀抱中的李芳芳。「大哥~ 你们两 个人占据3个位子!我有票啊!」旁边一个女孩子,在那里诉说。

   「要你管!恩~ 出去!」李芳芳抬起脚丫,准备踢打对方。「算了芳芳!你 一个人座两个,我去下面看看!」我轻柔的示意,让她坐在我的位置上。

   「嗯~ 嗯~ 」医疗救护的队员,将方灵儿简单的包扎,搬运下去了。
   「灵儿~ 灵儿~ 」周水媚趴在担架上,痛苦的哭泣起来。「对不起,是姐姐 害了你!是姐姐害了你!」她痛哭流涕起来,可怜无比了。

   「别哭了!准备收拾尸体吧!头部中了灵蛇拳,就算没有剧毒,也是致命的! 这个年头,不知道什么小麻雀,就敢挑战了!哈哈!」李芳芳冷嘲热讽起来了。
   「玉兰~ 你把灵儿送去医院!嗯~ 带着我们的宝贝!小梅,你来替补。」周 水媚轻柔的擦拭自己的眼泪,而她的内心之中一种坚定,一种责任了。

   「姐姐~ 我~ 」周玉兰看着自己的姐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我们 周家两个姐妹,不能一起死在擂台上!如果姐姐不能回去了,你就跟着张公子, 远走高飞!拿着!」周水媚把裸女玉阴剑,轻柔的交给周玉兰。「你们走~ 」
   「嗯~ 我也来做做好事情!」李芳芳轻柔的过来,而她这个时候蒙面,显得 万分的抚媚。而在红莲寺那个时候,她头戴人皮面具,好像一个狰狞的女巫婆。 和现在完全不同了。

   「这位姑娘是!」周水媚轻柔的询问。「我的2娘子!李氏!」我轻柔的抱 起拳头回答。「你放心吧!玉兰姑娘交给我了!可是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我不会放弃的!我们这次来,承载了太多的梦!承载了太多的一切!我们 12个姐妹小时候一起进入了娥媚,我们一起剃光头发!我记得当年我父母将我 们姐妹卖去青楼,是娥媚的师娘把我们拦截下来!收留我们,给我们剃度出家。 我们一起光腚洗澡,姐妹们一起修炼!我们一起吃饭,曾经很快乐!」周水媚看 着躺倒在那里方灵儿,痛哭流涕。「我们姐妹们一起练武!一起偷懒!我们还一 起下山!我记得当我第一次穿上丝袜的时候,丝袜包柔美腿的快感,我高兴了好 几天!」

   「姐姐~ 」周玉兰痛哭流涕起来。「我不要走!我要留下战斗!」

   「傻姑娘!姐姐一个人,现在是娥媚派掌门师姐!我要承担责任,带领你们 去战斗。你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让你陪着我一起死!如果万 一我死了~ 记得来给我收拾尸体!另外你就跟着张公子,当一个小奴,当牛做马! 什么都干!要能吃苦!好好听话明白吗?」周水媚拥抱自己的妹妹,姐妹俩个人, 轻柔的亲吻起来。

   「姐姐!对于我而言,你既然是我的亲姐姐,还是我的恋人!我会的!我能 吃苦!我什么苦都能吃!记得我们在一起,偷偷吃厨房的东西!我们被抓住!被 迫吃了3天的大粪!都是你帮我的!你把我的吃了!你从小照顾我!不让我受苦~ 你~ 姐姐,我答应你!好好活着!」她气喘吁吁,心情无法平和的诉说。
   「玉兰!你走吧~ 时间不多了!灵儿还要抢救呢!这里是我们的最后一点路 费,还有3000块钱!」周水媚轻柔的把钱,放在玉兰的手掌当中。

   「姐姐我知道了!」周玉兰擦拭自己的泪水,万分的感激,万分的投入了。
   「照顾好我的妹妹!拜托了!女佛保佑你们!」周水媚轻柔的双手合十,感 谢起来。「女佛也保佑你!」我轻柔的回敬。「我们走吧娘子!」

                梅花医院

   「病人的颅骨,严重的骨折!首先是太阳穴这里,裂开!鼻梁骨折,折断的 碎块,进入了大脑!嗯!这么说吧,需要开颅手术,而且手术之后,可能成为植 物人!最好也只有3岁儿童的智力水平,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美 女医师轻柔的在那里介绍起来。「你们要做手术!10万块钱,快点交钱!我们 还等着看比赛呢!」

   「我们只有3000~ 医师,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妹!求求你了!」周玉兰 跪倒在那里,悲惨万分了。

   「3000~ 嗯~ 不够啊!也不是我说,我们医院也是一切追求经济利益的!
 3000,你们去拐角,买一口棺材好了!」

   「你~ 」我愤怒万分,可是无可奈何了。

   「别~ 别了~ 」方灵儿痛苦的躺倒在医院的手推车上。「别~ 为了我耽误~
我活不了了!我中了灵蛇淫女拳!全身欲火旺盛!我不行了~ 我的经脉一点点紊 乱崩溃~ 姐姐~ 我死了~ 把我送回四川,埋葬在后山!拜托了~ 」灵儿轻柔的抬
 起胳膊,而她手中的紧紧握住一串佛珠,轻柔的跌落下来。

   「灵儿!灵儿!」我轻柔的过去,摇晃起来。

   「哎呀~ 哎呀~ 太可怜了!嗯~ 3000块钱!」李芳芳轻柔的拿过来周玉
 兰手中的一袋子银币。「对了抽脂手术多少钱!我们抽8斤!」

   「1斤500~ 」「500~ 可以去抢劫了!嗯,玉兰妹妹!我看你小肚子 挺胖得!不如姐姐帮你抽取脂肪!你也苗条一点!女孩子都在发育!身材苗条, 男孩子才喜欢哦!」李芳芳轻柔的抚摸起来。「棺材,葬礼,包给我了!嗯~ 」
   「人家不要减肥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妹!这是我的救命钱!求求你了医 生!」周玉兰跪倒在那里,痛苦万分,悲惨无比了。

   「3000不够了!不要妨碍我创收了!我还有一个病人等着手术,红包没 有给呢!」医生转身离开这里了。

   「好姐妹了!听话!把脂肪抽给姐姐一点!」「我不要!不要!我不要减肥!」 周玉兰痛哭流涕,就这么抱着床铺,匍匐在灵儿的尸体上,哭泣起来了。

   「啪!」我一把拿走她的宝剑。「玉兰!你姐姐说过了,把你交给我了!虽 然现在可能你无法相信,但是你,至少知道,我不会残害你的!芳芳,我有一个 要求,让玉兰变成你的美女艳奴!跟着你~ 一辈子跟着你!」

   「好了~ 好了!我知道了!嗯~ 」「啪~ 」李芳芳从自己的提包里面,掏出
 来一把尖利的刀。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不要了!不要了!来人啊!绑架了!」

   「对不起了!芳芳你必须答应我!」我一把上去,抓住周玉兰。「哎呦~ 」 想不到她嗜咬我的手指头。

   「救命啊!绑架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那个白骨精!救命啊!」她痛苦 的惨叫起来,而外面的医生,都在看比赛了,在那里兴高采烈,完全忘记病房里 面的事情了。

   「过来!」我一把抓住她,抄起绳索,就这么按倒她,轻柔的束缚她的脖颈, 给她捆绑起来了。「呜呜!」周玉兰痛苦的哭泣起来。

   「呜呜~ 」她嘴巴轻柔的张开,而我扒下她的绣花鞋,轻柔的脱下她的丝袜 给她塞入嘴巴里面了。「走~ 别出声~ 不然你会死!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张公子,为甚么把我出卖给白骨精!我这么相信你~ 呜呜~ 」她痛哭流涕 起来,悲惨万分了。

                梅花体育馆

   「周水媚已经是2死,2伤了!你还不放弃!你的比赛已经输掉了,难道你 真的要跟我打!我们姐妹俩个人,就把我们整个都给打败了!」白素贞轻柔的站 在擂台上,优雅婀娜。

   「妙婧尼姑!应该说白娘娘!你已经入了佛门,想不到下手还这么狠毒!」 周水媚气喘吁吁,在擂台上僵持起来。

   「来晚了~ 嗯~ 怎么样了!」我凑和过来询问。「大刀长老!」我看这个那 个秃头的河南矮个子小老头。

   「嗯~ 娥媚派两死,两伤,还有一个被送去医院了!淘汰对方5个人以上就 算胜利,水媚是最后一个!」杨小箐光了脚丫,闲散的在场下,就这么呻吟起来。
   「大刀长老!能不能比赛之后,借一个地方说话!」我在那里呻吟。「大家 都是强队,没有必要拼杀的你死我活!重要的,保证水昌派进入决赛才是关键! 凭借我们的实力,不过是来混一口饭吃!大家彼此都有一个方便!你说如何~ 没 有必要在小组赛就拼了你死我活!」

   「哈哈!你们放弃不就好了!」杨小箐抱起胳膊,看着我。

   「恰恰相反!我是担心你们不好说!你们应该听说过,千年白骨精的故事! 我们还有风骚的欲女王安娜,我们的实力,是没有太大差距的!」我抱起胳膊, 轻柔的诉说。「赛后周水媚我要带走!你们给她留下一条活命!」

   「条件呢~ 」杨小箐抚摩墙壁,看着我。「这个~ 」我轻柔的拿出来一个立 体照片,上面就是裸女玉阴剑。「这里人太多,说话不方便!嗯,如果张公子有 空喝茶!明天晚上如何!」

   「明天晚上我有事情!不过明天比赛之前一定有空!」我轻柔的抱起拳头示 意。

   「呀!」周水媚冲动的过去,挥舞自己的拳头,打向白素贞。她气喘吁吁, 被打的痛苦万分了。「嗯~ 」杨小箐比划一个手势。

   「呀~ 」白素贞抬起自己的光脚丫,快速的飞起一脚,重重踢打在周水媚的 太阳穴上。「噢~ 」水媚痛苦万分,一下子躺倒在擂台上。

   「水媚~ 水媚!弃权!弃权!别打了!给娥媚派留下一条活命吧!」我痛哭 流涕的过去,冲上擂台,抱着周水媚就下来了。

   「大师姐!张公子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旁边一群娥媚的尼姑,纷纷过来 阻挠了。

   「嗯~ 」周水媚奄奄一息,轻柔的看着我。「我的妹妹!拜托你~ 」她轻柔 的抚摸我的胳膊,气喘吁吁,一下子昏厥过去了。

   「你不会死的!你将得到永生!你将和你的妹妹,成为我组织的一员!嗯~相信我,我会给你们永恒的生命!你们会成为鬼魅艳奴,终身伴随我!」

   「嗯~ 」张大刀一个眼色,顿时一些金山寺的尼姑,冲过去了。「你们不能 过去!抢救~ 抢救~ 」现场一片混乱,而我抱着周水媚,离开这里了。
               52、青城搏斗

          3007年17月12日星期二公园

   「你已经得到了周水媚的身体!嗯,我们的条件呢!」白素贞坐在我的对面, 轻柔的看着我。

   「舅母!这是你的,我把她还给你!」我轻柔的把丝绸解开,把裸女玉阴剑, 还给了白素贞。「你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哈哈!亏我还是跟你这么久!弄一把假的唬弄你舅母!」白素贞放下桌子 上的宝剑。「把你的麒麟刺给我!」

   「干什么~ 」我轻柔的掏出来麒麟刺。「剪断她!真正的裸女玉阴剑是无法 折断的!」

   「呀~ 」我握住宝剑,吃力的,吃力的夹住,可是半天,都没有能弄断。 「我来吧!」白素贞一把抓过裸女玉阴剑。「小箐!用你的青蛇剑!」

   「好的姐姐!」「啪~ 」杨小箐拔出自己的青蛇剑,那是一把弯曲的剑,犹 如蛇形一样。「呀~ 」「叮当!」姐妹俩个人,就这么对决手中的剑,可是想不 到。杨小箐后退起来,青蛇剑上面,多了一个豁口。

   「不可能!我的剑怎么会对决不过呢!难道说,这是真的!姐姐你怎么会不 认识呢!」杨小箐在那里傻呵呵拿起长剑,欣赏起来。

   「哈哈!白素贞亏我养你10多年,让你跑了!你该不是希望瞒天过海!这 的确是裸女玉阴剑法!你说不是,让张公子拿回去!还要对付我们不成?」张大 刀走过来,而这个矮小的河南老头,只有149厘米高,一个地道的农民。
   「大刀爷爷!你怎么说来,也是我父亲的长辈!嗯~ 张家刀的继承人之一, 您还是好眼力!但是我绝对没有为难金山寺的意思!这次奉献宝贝!就是希望大 家彼此默契一下!我没有什么附加条件!剑我可以留下!但是,我们必须进入半 决赛!大家有一个默契,不是吗?作为跟踪!你可以派你最得力的人,跟着我! 看看我是否有背叛诺言!」

   「我相信你,张化!这个江湖上,还没有多少人敢对我金山寺挑战的,就是 白玉郎他也不敢!哈哈啊!白玉郎得姑姑,白素贞,现在就是妙婧尼姑!肉体这 么细嫩,嗯!你说是不是!好了,玩具结束了!把剑留下~ 你可以走了~ 」他走 过来,就这么挥舞自己的袖子,嘲笑我。

   「好!」我把裸女玉阴剑,放在桌子上。「不过但是!今天晚上,我要使用 她!我用过之后,才能给你们!如果你们不放心!我的麒麟刺抵押在这里!」我 把麒麟刺,交给白素贞。「嗯~ 」

   「一言为定!比赛之后!麒麟刺换裸女玉阴剑!哈哈!嗯!这顿饭我请了! 公园里面烧烤小吃还不错!你吃一点什么!有时候,大家不必拚杀一个你死我活! 如果我们都进入了决赛!你们就自行了断!我还可以额外给你100万!」张大 刀伸出来一根手指头。

   「没有问题,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前提上,我们必须在外面很嚣张!要全胜! 你们要低调!只有这样,最后别人都买我们胜利!然后我们故意输掉比赛!这样 庄家还能挣大钱!」我在那里构思和策划起来。

   「有种!不愧是我张家得好男儿!嗯!就是这样,大丈夫做人要识时务!不 能好像白玉郎!早晚有一天,我会收拾他,当着他的面,找人轮奸他得姑姑!你 要不要来!你不是很憎恨白玉郎吗?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占有白素贞~ 占有 他的姑姑!」张大刀在那里淫笑起来。

   「我怎么说也是白素贞的外甥!这样乱伦恐怕不好!我和白玉郎有一个本质 区别,我明白事理!嗯~ 大刀爷,告辞了~ 另外~ 我很想知道麒麟刀的下落!」

   「麒麟刀~ 嗯~ 不是在你爸爸那里!」张大刀挤眉弄眼看着我。「麒麟刀锋 利无比!还有盔甲一套!谁拥有了,就可以战无不胜!配合你们的独门内功心法! 纵横江湖好多年!」

   「问题现在是,我们只有麒麟刺!什么都找不到了!」我惆怅的感叹起来。
   「当年我也是麒麟门的人!后来麒麟门破败!我才流落南方!建立这么一个 金山寺!我是一个粗人!没有什么文化!在开拓疆土上,很有问题!嗯~ 」张大 刀惆怅的诉说。「更加重要我老了!这已经不是我的年代了!年轻人!嗯~ 我当 了武林盟主!我就帮你复苏麒麟门!」

   「谢谢大刀爷!只是此番,最后的协调,我们要如何呢?你感觉到,如果两 个对手让你选择!你会选择谁?水昌派,或者西北武林同盟!」我在那里试探起 来。

   「西北武林同盟,她们独步武林,凭借阴暗的功夫,横扫江湖!我们虽然有 白素贞,杨小箐。还有王安妮等等,可是还是吃亏!对付水昌派,手下败将,绰 绰有余!白玉郎最爱的就是他得姑姑!我不相信,如果有这么一个人质!白玉郎 还能做什么事情!哈哈哈!我给了他很多次机会,他也来我金山寺挑战了多次, 手下败将~ 」

   「白玉郎根本没有说!江湖上面也不知道!」我轻柔的眺望远方,内心之中 感慨起来。

   「小子,江湖上的事情,并非你什么都知道!比如说我!比如说玉郎!比如 说白素贞,还有我的金山寺!你并非知道全部,也没有必要知道!」

   「既然如此!说得这么痛快!宝剑孝敬给爷爷!」我轻柔的把宝剑,交给张 大刀。「嗯~ 」而我拿过来白素贞给我麒麟刺。我轻柔的抚摸起来,看来没有被 调换。

   「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去做了娥媚和青城派!」白娘子轻柔的看着我,阴 柔的拿起针线,缝制一个肚兜,青色的肚兜上,上面有一条白蛇。

   「白娘子!嗯~ 是的!青城派侮辱刘思薇!上次我功夫卑微,惨遭蹂躏!嗯~ 这笔账早晚要报!只有把人全部杀掉!这样一来,才不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默 契比赛!」

   「够狠!想不到我杨小箐已经够狠了!你比我还青蛇还狠,想不到道貌岸然 的张公子!此番为了复兴麒麟门,什么卑鄙手段都施展了!听说你为了勾结白骨 精,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爱的两个女人!嗯~ 厉害!佩服!」杨小箐抱起拳头,称 赞起来。

   「无毒不狠非丈夫!以前你之所以失败!因为你太仁慈,现在你才明白江湖 的真谛!不晚!哈哈!」杨小箐看着我,而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微笑起来了。
   「要不要我帮忙!」张大刀看着我。「是不是让我派高手帮你!」

   「谢谢大刀爷,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来处理!我相信,不用裸女玉阴剑,我有 麒麟刺一样可以!」

   「把人都杀光!就不会出来比武了!嗯~ 太绝了!这么歹毒的事情,我真的 想不到,不过今天,好像应该是你们和青城,有一场比武在天黑之前不是吗!」
   「是的!擂台上生死~ 各安天命!嗯~ 不过人一定要杀!」我握紧自己的拳 头,愤恨的诉说。

                梅花体育馆

   「生死擂开始!第一场!青城派众香谷裸女林邢嫚妙!邢嫚妙呢?」美女裁 判寻找起来,而她找不到这边的人了。

   「邢夫人,我可是重金聘请你的!你怎么说走就走呢!你一走,我们的青城 派怎么办呢!」青城少当家的王棒棒,在那里愤恨起来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对手是鬼魅销魂娘李芳芳!这个女魔头,杀人不眨眼! 定金都在这里。20万,一分钱不少,都是给你的!女儿我们走~ 」邢嫚妙带着 自己的女儿邢小欢,离开这里了。说起来邢嫚妙,这个风骚的女子,在湖北的神 农架,建立一个众香谷裸女林,在那里众香溢谷,裸女成林。实在是一个销魂美 妙的地方。

   传说众香谷裸女林,有8个美妙的裸女,轮流的上来,将男人的衣服脱光, 然后轮流的允吸精水戏弄,受不了的,就会精尽人亡,而在那里,能破了众裸女 阵法地,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陈家洛。就是昔日牡丹知府,整天跪地娘娘腔。他 实际上也是白马寺的高僧。而在当年,陈家洛和邢嫚妙,暗结连理,两个人私通 生下一个女儿邢小欢。

   另外一个,当今能破阵的,只有白玉郎。白玉郎虽然没有破了邢夫人地裸女 成林阵,可是他破了8个仙女组成的裸女阵法,那个威力,应该不亚于邢嫚妙地。
   「哈哈!这么走了!不送了!」李芳芳站在旁边,叉起腰肢,风骚的摇摆起 来。而她扭动自己的光头,她的光头椭圆优雅,白净迷人。她优雅的纹眉,涂抹 了红色的眼影。她的鼻梁尖秀高耸,性感迷人。她的脸蛋白净,风骚迷人。她的 红润嘴唇诱惑,优雅迷人。她的牙齿洁白,风骚性感。

   她的脖颈白韵纤长,性感美韵。她的肩膀骨感纤润,肌脂腻积。她的胳膊纤 软迷人,性感诱惑。她的手腕戴上白银骷髅的银铃手镯。

   一身红色的妖娆衣服。那种红色的纱裙一样,风骚诱惑。她的穿上红色的肚 兜。一对乳房兜耸迷人,白软性感,她的腰肢纤软迷人,柔和诱惑。她的小腹优 雅白软,性感的皮纹。她的骨盆方韵,骨感诱惑。她的臀部圆韵迷人,风骚的肌 脂腻积。

   她迷人的双腿,性感的穿上红色的7分裤,更加显得纤长美韵。她的大腿肌 肉紧绷,纤润迷人。她的小腿性感纤韵,优雅的肌肉纤绷。她光了一对迷人的白 嫩脚丫,她的脚踝,戴上银铃,风骚挑逗了。李芳芳168厘米的苗条身高,充 满了女性的诱惑。

   江湖上没有几个老人不知道她追魂鬼魅娘的。昔日在鬼域,她可是有名的鬼 娘子。

   「你~ 你~ 龟儿子的!」青城派的少主,在那里骂骂咧咧,生气万分了。
   「怎么!青城派是不是要弃权!主力怎么都走了!」人们议论纷纷,看热闹 了。

   「少派主!我好心提醒你,江湖上人们都知道了!今天晚上青城派要遭殃, 我奉劝你,为了躲避灾难!还是快点回四川吧!」邢嫚妙轻柔的走过去时候,悄 声的诉说。

   「龟儿子的,一群缩头乌龟!不过是江湖上一些风言风语!嗯~ 我们青城派, 来自四川正宗!怕过谁!你们给我上!」他坐在那里,掏出来一根雪茄,毫不在 乎的,轻柔的点燃香烟。

   「好了!别生气了!我来就是了!」一个女孩子脱下自己的外套,准备上场 了。那是一个不到20岁的少女,长得眉清目秀。非常的可人了,她轻柔的亲吻 王棒棒,自己脱下外套,露出来迷人的内衣。

   她光秃秃灵巧脑袋,柔和美韵。她的眉毛性感细润,优雅迷人。她的眼睛美 韵,充满一种少女清纯。她的鼻子灵巧,性感柔和。她的瓜子形脸蛋性感风骚, 白嫩诱惑。她的嘴唇小巧,性感红韵。

   她的脖颈白皙纤润,纤秀紧绷。她的肩膀骨感纤瘦,腻积美韵。她的手臂柔 和诱惑,紧绷迷人。她戴上青色的手套,手指头能活动。

   她穿上一条青色的胸罩,风骚诱惑了。一对小乳房平坦兜积,软润的腻积优 雅。她的腰肢纤润,平坦的浮显肋骨。她的小腹白软平坦,纤瘦的优雅迷人。她 的骨盆方腻,骨感诱惑。她穿上一条绿色的短裤,风骚诱惑。她的臀部圆韵,腻 积地美韵迷人。

   她的大腿白皙性感,纤软迷人。她的小腿腻积柔和,纤韵诱惑。她光了白嫩 的脚丫,赤足走上擂台。

   「青城派临时换人!嗯~ 新上场的选手,是年轻的,19岁的风尘女侠卓艳 情。」

   「嗨!大家好!」她灵巧的摇晃自己的美手,在那里摆弄起来。她兴奋得给 下面,来了两个飞吻,风骚诱惑了。

   「哇!想不到邢嫚妙还算识趣!不过是谁散布的消息!行动应该处于保密状 态!」我轻柔的侧过光头,询问这些人。

   「是的,不知道,你那么大的声音,现在谁都知道,你要对付青城派!要知 道,你可是现在江湖上恶名远洋的大魔头了,先是滥杀无辜!现在投靠突厥人! 还要回来进犯中原!」林凤娘风骚的翘起脚丫,坐在我的身边,她涂抹自己的口 红,风骚浪漫了。

   「凤娘!你有信心吗!」我轻柔的握紧她的美手,安慰起来。

   「没有问题!第一场,我来打!我可是凤凰仙女,昨天我刚刚去做了美容! 嗯!洗脚!按摩!就是为了今天的第一场比赛!好了,我没有问题了,就让我的 五刑凤爪,好好教训那个女孩子了!」她风骚的翘起脚丫,光了脚丫,走上擂台。
   「第一场比赛,青城派19岁卓艳情,身高162厘米,体重102斤。战 绩是11战7胜1平3负。她的对手是!凤凰仙女林凤娘,林凤娘26岁,身高 160厘米体重96斤。好!比赛开始!」

   「凤娘加油!凤凰仙女!我们爱你!」伴随挥舞的照片,人们兴奋万分,无 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上啊凤娘!稳住你的防守,尽快解决对手!」我在那里,台下大声地加油 支持。

   「第一局比赛!不能抠眼,不能踢打下身……除此之外没有限制10分钟~开始!」

   「嗯~ 」卓艳情轻柔的伸过来拳头,跟林凤娘碰撞一下。

   「呀~ 」林凤娘快速的飞起一脚,踢打在对方的肋骨上。「啪~ 」卓艳情一 把抓住凤娘的脚丫,而林凤娘性感的翘起脚掌,摇摆自己的身体,小乳房晃颤起 来。想不到对方上来一个接腿摔。

   「啪~ 」林凤娘快速的被掀翻身体,她灵活的翻转自己的迷人曲线,她的女 性人体曲线,这个时候显得灵巧诱惑,性感的后空翻,双手支撑地板,翻转过来。 「好厉害,身法很快!过来!过来!」她轻柔的舞动自己的手指头,挑逗起来了。
   林凤娘劈叉开自己的双腿,性感的踩在地板上,光了脚丫,风骚迷人了。
   「凤凰仙女~ 凤凰仙女!」人们高声的呐喊起来。

   「呀!」卓艳情冲过去,舞动自己的双拳,一下子快速的连环攻击。她摆动 自己的粉拳,快速的攻击,她抬起自己的膝盖撞击,用肘部击打,招数之中,透 出来一种青城派功夫的阴狠。「青城三绝!肘击,顶膝!还有快拳!」

   「啪啪~ 」林凤娘转身,光脚丫踢打在她的小腹上拉开距离。「哎呦~ 」卓 艳情痛苦的后退起来,而她抚摸自己的腹部,疼痛万分了,几乎蹲在那里了。
   「来~ 来!」林凤娘舞动自己的胳膊,她平时都是拳法见长,今天却不用拳 头了。大概是有意识的隐藏自己的实力。「啪啪~ 」她舞动自己的一个套路,性 感的比划起来,今天凤凰仙女,如此的漂亮,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了。

   卓艳情飞起一脚过去,她白腻大腿性感诱惑,她快速的踢打起来。她光了迷 人的白嫩脚丫,脚掌细润。有时候欣赏女孩子的搏斗,既然是力量,还是一种美 妙,一种视觉上的享受了。

   「啪~ 」林凤娘突然伏地,就这么下面一个扫堂腿。「啪~ 」「哎呦~ 」卓
 艳情痛苦的被击中脚踝,瘸腿的后退起来。她光了脚丫,险些跌倒了,身体都在 摇摆。

   「呀~ 」林凤娘翻身过去,一个转身扫腿,她扭动自己的臀部,香艳回身踢 打。「麒麟摆尾。」「啪~ 」「哇~ 」卓艳情痛苦的抚摸自己的下巴,身体后退 起来。她光了脚丫,痛苦的后退起来,白嫩的小脚踩在绿色的地毯上,不停的退 缩了。

   「怎么样!我的腿法修炼的很好嘛!」凤娘性感的扳住自己的美腿,抚摸自 己的脚丫。她性感的扳住自己的右腿,高高的抬起,练习这种身体柔软的劈叉, 脚趾头还在蠕动了。

   「凤凰仙女!凤凰仙女!我们爱死你了!」人们兴奋得高高呐喊起来了。
   「凤娘别玩了!快速结束战斗!打出来麒麟门的气势!」我在那里高声的呐 喊起来。「凤娘!我给你加油!」

   「我跟你拼了!」卓艳情冲动得过来,一把抓住林凤娘。「啪啪~ 」两个女 孩子,4条美腿,来回的交错。「啪~ 」卓艳情快速的一个肘击,而林凤娘一把 抓住她,两个人努力的抱摔。

   「呀~ 」突然卓艳情光了脚丫,她性感的弓绷自己的双腿肌肉,就这么身体 后仰,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板上,彼此的拥抱起来。「啪啪~ 」

   「嗯~ 嗯~ 」两个人持久的缠绕起来,却没有办法彼此挣扎,分出来胜负。
   「分开~ 」美女裁判光了脚丫过来,轻柔的让两个人分开。

   「小女生还有两下子!不出拳法,我看不行了!五刑凤爪!」林凤娘摆出自 己的架势,在那里又如展翅的凤凰仙女。

   「不好办了!林凤娘要出真功夫了!」下面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呀~ 」卓艳情冲过来挥舞自己的拳头,突然翻身一个反扣摆拳。「啪~ 」 林凤娘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突然拳头变成凤爪,沉重的一把爪子她的乳房上。
   「哎呦~ 」卓艳情痛苦的惨叫起来。「怎么抓女孩子的咪咪!哎呦!疼死了! 女孩子那里最敏感了!」

   「当然了!」林凤娘抓住她的胳膊,抬起自己的脚丫,狠狠一脚,踢打过去。 「啪~ 」「呜呜~ 」卓艳情痛苦的惨叫起来,被膝盖顶撞在自己的腹部。
   「你们都知道我的凤爪,你们还不知道以前我的胜利,还有一个拿手的绝活! 嗯仙女缠身!呀~ 」林凤娘一把撇住卓艳情的胳膊,翘起自己的脚丫,性感的曲 起美腿,缠扰对方的身体,上下交错,就这么施展关节技巧,一下子夹住对方, 按倒在地板上。

   「啊~ 」那种关节几乎扭曲的疼痛,卓艳情翘起自己的白嫩脚丫,被林凤娘 按倒在擂台上,只有痛苦的踢动脚丫,搓揉地板挣扎,可是无法挣扎开了。
   「投降不投降呢!不然我撇断你的胳膊!」她性感的淫笑起来,抚摸卓艳情 的胳膊。

   「别!别!我投降!我投降!」她痛苦的含着眼泪,而她羞涩的尿水,几乎 流淌下来了。

   「卓艳情已经投降!比赛结果!凤凰仙女胜利!」美女裁判走过来,举起林 凤娘的胳膊,性感的阐述。

   「呀~ 」林凤娘性感的舞动美手,在那里照耀起来。

   「胜利了凤娘!我们胜利了!」

   「第二局比赛!对阵双方!」裁判在那里示意起来。「不用了,都一起来吧! 我一个人可以应付!全部上来!我一个人来!」林凤娘舞动自己的胳膊,在那里 兴奋的诉说。「淘汰6个人不是吗!还有5个,一起上来!」

   「林凤娘,你也让替补锻炼一下!这么赢得太轻松了!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姐 妹了!」黄香儿在那里,叉起腰肢优雅的诉说。

   「就是该我们表现了!」风骚小护士赵敏,轻柔的也准备上台。

   「第二场比赛!是双打!但是根据赛制的规则,只要淘汰对方6名选手就可 以了,所以群殴也是许可得!」美女裁判解释起来。

   「上!」青城少主王棒棒丢弃手中的雪茄冷笑起来。「我就不信我们5个人 打不过你们3个人!」

   「凤娘,我看你刚才打累了,还是休息一下!我们姐妹应付就可以了!」黄 香儿劝说起来。「麒麟门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力!」

   「好啊!我打下去一个再说!来啊!来啊!」林凤娘挑逗的舞动自己的拳头。 「我看青城派的三绝!趴下,吃屎,抚屁股!」

   「林凤娘你太可恶了!」一个女孩子,挥舞自己的肘部,击打过来了。
   「啪~ 」赵敏一个迎接,对准她的胸口就是一脚。她的脚丫性感迷人,她得 大腿性感白皙,充满了女性的诱惑。而她施展媚娘消魂淫浪脚,施展女佛转生大 法里面的绝招。「小敏!加油!」我在台下呐喊起来。我扔起来毛巾,兴奋无比 了。

   「师妹!师妹!」几个女孩子,抬起那个女孩子,而她痛苦不堪,抚摸自己 的胸口,躺倒在那里,呻吟起来了。

   「妖女,跟你们拼了!」4个女孩子一拥而上打3个人了。

   「看我的!嗯!」黄香儿,一下子下面一个绊脚。「香儿飘香拳法!」「啪 啪~ 」她快速的舞动自己的粉拳,靠近上去。「啪啪~ 」狠狠打在一个女孩子的 脸蛋上,然后抬起自己的膝盖冲撞起来。

   「哇~ 」那个女孩子痛苦的翻身,躺倒在地板上,摇摆自己的身体悲惨的呻 吟起来。

   「加油!加油!」我兴奋的喊叫起来,而我感觉到一股热泪,顺着我的眼眶 流淌下来,一样的体育场,一样的激情和振奋,一样的万众瞩目。在众目睽睽之 下,不仅仅是我,更加承载了一种梦想,一种期待和希望。为了这一天,我训练 她们,我希望她们能有所成就。我的梦想,就是在武林大会上,一鸣惊人,这是 我的梦,我的期待。而我作为一个男人,生来是不能上擂台打擂的。我只能把自 己的祝福给这些漂亮的女孩子。她们承载了我的希望,我的梦。

   「叮叮~ 比赛结果!麒麟门优势胜利!」美女裁判宣布起来。

   「呀!」凤凰仙女林凤娘,风骚小护士赵敏和黄香儿,3个人的组合,打败 了对方5个人。她们高高地举起双手在擂台上欢呼起来。

   「恩~ 嗯~ 」那些青城派的女孩子,一个个垂头丧气,鼻青脸肿,离开这里 了。

               53、暗夜偷袭

         3007年17月13日星期三麒麟门驻地

   「今天我们要去偷袭!也就是夜袭!夜袭作为杀手集团,是我们麒麟门的强 项。狂妄的王棒棒,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所以这次,既然可能埋下伏兵! 也有可能毫无防备,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面对!去面对他们!斩草除根!我希 望这次的行动,选拔出来心狠手辣得!实际上有可能遇到我的亲人,熟人!既然 是杀手,如果妨碍了我们既定的方针!彻底的消灭!」我在那里指挥起来。
   「明白了!相公!你的构思非常美妙,那么你的意思是,我去了!」李芳芳 风骚的看着我,婀娜诱惑了。「刺杀这个事情,我最在行了!只是我最近,抓了 两个小丫头,还要严刑拷打!嗯~ 我留在这里看门!你们几个人去好了,记得小 心哦!」

   「女佛保佑!赵敏姐姐知道吗!相公!你要去杀人,你可是佛门中人!整天 打打杀杀得!」小翠看着我,不好意思了。

   「小翠,你明白什么,让小敏她们知道就麻烦了!又要跟我婆婆妈妈讲述大 道理了!今天最好是母麒麟吴冬梅在!可惜冬梅不在!嗯~ 也不知道她被抓入金 山寺如何了?」我轻柔的惆怅,感觉到一种哀叹,我竟然忘记这个事情,忘记讨 要吴冬梅回来了。

   「丫头!嗯!」李芳芳叫着小翠。「娘娘什么事情啊!」小翠看着我,摇头 摆尾,非常的灵巧了。

   「听相公的话!现在我们是去江湖上杀人!这样好了,我在家里练功,你给 我保密!看这外面!至于说相公,他武艺高强,需要一个可靠的,我们自己人的 帮手!你我,虽然是主奴,可是你今天,我交代给你一个任务!跟着相公去杀人!」
   「不用了芳芳!小翠的功夫一般!我看我自己去好了!」

   「喂!我功夫可不差哦!」「可是那天你在突厥!」我看着小翠诉说起来。 「不这样,你会落王吗!」李芳芳看着小翠。「我的女奴,没有一个功夫差的! 这个事情让小敏,或者香儿知道都不好。林凤娘又是一个大嘴巴,聪明过头,总 是在算计,关键时候,一定要狠!嗯今天晚上不是练肉人,我就去了!」

   「小翠留下护法!我一个人去!」我抚摸自己的光头,轻柔的离开这里了。 而我蒙面,穿上黑色的紧身衣,完全一幅夜晚的打扮了。

   「小心啊!」小翠在那里安慰起来,而她站在门口,有些伤心了。

   「喂!杀人时候带上我!」林凤娘在那里,轻柔的背后喊我。「嫁给我,我 就是你的人了!怎么说我也是凤凰仙女,我们是夫妻!我的五刑凤爪还能帮你的 忙!小翠她们留下来好了!我去帮你!」林凤娘一身蒙面,黑色的紧身衣,已经 准备好了。

   「凤娘你非常能理解我。」我抓住一把弯刀,就这么摸黑,出去了。「当然 了,忘记我们在广东,一起砍人!其实我早就看不惯那些人了,嫁鸡随鸡,嫁狗 随狗!你出去杀人,我跟你!不过你要听我的吩咐,看我的眼色,我林凤娘可是 绝顶聪明的人。」

   我们住宿在组委会提供的宅院里面,这是仿照古典风格的宅院,还有流水花 园,必须是武功高强的人,才能穿越了。

   「嗯~ 」眼看巡逻的官兵过去,而我示意起来。「上去凤娘!你轻功好!」 「啪~ 」林凤娘踩踏我的手掌,而我双手捧起,一下子拖着她,让她爬行在墙壁 上。

   「啪啪~ 啪啪~ 」她的凤爪,尖锐地在墙壁上,留下爪痕,而她快速的翻身,
 从墙头越过。

   「啪~ 」一条绳索垂下来。「嗯~ 」我抚摸抓住绳索,快速的攀爬上去。
   「嗯~ 」「来!虽然我们比赛是失利了!可是毕竟人家麒麟门,实力实在太 强大了!」一个女孩子端起酒杯,在那里问候。她风骚的一身漂亮的绿色小棉袄, 扭动自己的光头。而她不是别人,正是王棒棒的新宠卓艳情。她性感的举起酒杯, 躺倒在自己男人的怀抱当中,好不潇洒了。

   一群青城派的人,围坐火锅旁边,轻柔的吃饭。咕咕,一种烟气轻柔的腾空 而起,而我们在远处,就能眺望到宅院里面,一片歌舞升平了。

   「嗯~ 嗯~ 」几个美艳的女郎,轻柔的光了脚丫,几乎轻歌曼舞,在那里舞 动自己的艳丽身躯。

   为首的一个,妖娆万分。林凤娘抬起光头,她的光头椭圆秀美,柔和的纤秀 迷人。她涂抹了绿色的眼影,纹眉妖艳性感。她丹凤眼风骚迷人,诱惑挑逗。她 的鼻子小巧,性感纤润。她的瓜子性脸蛋纤秀,柔和迷人。她的嘴唇红润诱惑, 性感细润。她轻柔的用金色的面纱,蒙面,风骚挑逗。

   她的脖颈纤润优雅,美韵细润。她的肩膀骨感纤瘦,肌脂腻积紧绷。她胳膊 纤润,柔和的风骚优雅。她手指头轻柔的戴上金色的凤爪,妖娆的舞动起来。
   她的胸部被黄色的金属胸罩包柔,她肤色略深,性感风骚。她的小乳房平腻 迷人。她的腰肢性感纤瘦,美韵诱惑。她的腹部平坦,小腹略微软润迷人。她的 胯骨骨感,性感美韵。她穿上诱惑的金色三角裤,风骚迷人。上面还有凤凰张开 翅膀的图案。她圆韵的小屁股,骨骼凸耸。

   林凤娘光了两条大腿,而她的大腿肌肉紧绷,性感纤润。她的小腿纤秀灵巧, 细润的美韵迷人。她光了脚丫,脚丫灵巧诱惑。她赤脚来回的舞动,美手轻柔的 摇摆,有如流水一样。

   「好漂亮的孔雀舞,好漂亮的女娃子!我们有你这样的歌女吗?」多嘴的卓 艳情在那里询问起来。

   「王少爷,小女子刚刚卖身贵府!请我用这杯水酒,献给您!」她轻柔的端 起酒杯,倒上一杯水酒,一个人走过去。

   「好~ 」王棒棒端起酒杯,突然一下子泼洒起来,他抬起脚丫对准林凤娘的 肚皮就是一脚。「林凤娘,你的模样以为我不知道!还敢用毒酒来害我,我杀了 你!」

   「哎呦~ 」林凤娘轻柔的光了脚丫,后退起来。「哼哼!王棒棒,你和我丈 夫的冤仇来源一个女人!不过今天,你就要死在我手里了,拿命来!五刑凤爪!」 她舞动自己胳膊,快速的逼近过去。

   「废物!废物,一群废物,给我闪开!」他一把推开周边的人,在那里训斥 起来。「嗯!不是人家麒麟门太强大!是你们没有用!没有用!我杀了你们这些 废物!」说着王棒棒,就这么走过去,从自己的墙壁上,抄起自己的长剑。
   「啊~ 啊~ 」几个女孩子,一下子四散奔跑,到处逃窜了。她们光了脚丫, 到处的奔跑。

   「我杀了你!呀~ 」他追赶过来,追着一个林凤娘,一剑刺杀过来。
   「叮当~ 」伴随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音,想不到林凤娘地凤爪,一把抓住他手 中的铁龙剑。

   「啊~ 该死~ 」他摇摆自己的长剑,顿时心里冰冷很多了。「想不到你们凤 凰城的妖女,也会这种邪门功夫!」

   「妖女我可是仙女!嗯~ 王棒棒你作恶多端,奸淫妇女,今天我来惩罚你! 呀!」林凤娘施展自己的内功,一抓下去,就这么逼近过去,飞起一脚踢打在王 棒棒胸口。

   「哎呦~ 」她的赤脚踩在王棒棒胸口,轻柔的逼近在墙角。她的美足性感诱 惑,软润迷人了,就这么抖动自己的美腿,性感的踢打,妖艳诱惑。「嗯~ 嗯~ 」
 王棒棒扭动秃头,兴奋的呻吟起来。「往这里打!」他拍打自己的发达的胸口肌 肉,万分的投入了。

   「铁布衫!」林凤娘快速的松开长剑,后退起来,而鲜血顺着她的手指头缝 隙,轻柔的流淌下来。

   「不错!呀!」王棒棒一把过来,一脚踢翻了林凤娘,举起手中的铁龙剑砍 杀下来了。「去死吧!」

   「啊~ 」林凤娘本能的抬起自己的胳膊,抵抗起来。「嚓嚓~ 」「啊~ 」我
 挥舞手中的弯刀,砍翻一个看门的青城派弟子,杀入里面了。

   「凤娘不要!」我冲过去,一把尖刀投掷过去,正好撞击在刀锋上。「叮当~ 」王棒棒躲避起来,而林凤娘快速的转身,爬行起来。

   「嗯~ 」王棒棒双眼迷茫,看不清前面了。「面粉战术!」我掏出来随身携 带的面粉,一下子投掷过去。

   「该死!该死!」王棒棒痛苦的训斥起来,在那里咳嗽。

   「臭小子,看我的!」卓艳情过来,对于我拳打脚踢,而这个四川美女非常 的泼辣了。「呀!」她穿上牛仔裤,小皮靴,风骚的风骚了。「啪~ 」她一脚踢 打过来,踢打在我的肋骨上。

   「咔嚓!」我抱住她的美腿,就这么一拳对准她的面门殴打过去。「啪~ 」 「怎么打女孩子脸蛋!」她痛苦的捂住鼻子哭泣了。

   「不好意思!」我丢弃开她的美腿。「去死!」她拔出自己的匕首快速的插 过来。

   「臭婊子~ 相公女人交给我!」林凤娘一把抓过来,一把按倒卓艳情。「你 不是希望吃我的凤爪!我给你!」「嚓嚓~ 」「啊~ 」伴随卓艳情一声惨叫,林 凤娘双手卡住她的脖颈,快速的翻转。

   「噢~ 」卓艳情痛苦的躺倒在地板上,悲惨万分了。

   「你给我闪开!为什么坏我的好事!为什么!」王棒棒吱吱呜呜,喝醉了, 嘴巴里面骂骂咧咧。

   「你个龟儿子,少说废话!我王棒棒!功夫卓越,我怕过谁,纵横四川多年, 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哈哈!小小的麒麟门,奈何我如何!我今天晚上,在这个府衙, 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要他张化敢来~ 嗯~ 我保证,站着进入,横着出去!」他 在那里喝得醉醺醺,呻吟起来。

   「王兄你是说门外那些死人?」我冷笑起来,在那里握紧手中的刀,上面鲜 血淋漓了。

   「啊~ 死人~ 」他尴尬万分,发现在门外横七竖八,躺倒了一片人。「过来!
 过来!」

   「哈哈啊~ 痴心妄想!呀~ 我不会战败的!」他举起自己的长剑,一下子刺 杀过来。而在后面一个女孩子蠢蠢欲动,抚摸自己的大腿,轻柔的掀开裙子,拔 出来一把匕首。

   「叮当~ 」我一把抓住一个背后偷袭的女孩子,拦截她手中的匕首。一把轻 柔的,把她拥抱在怀抱里面。「别动!」「放开我!」她拼命的挣扎,在那里呻 吟起来了。

   「好!」我一把推开她,想不到王棒棒长剑,一下子到了。「嚓嚓~ 」「啊~ 」那个女孩子痛苦的一声惨叫,悲惨的被从背后刺穿了。

   「9年了!你不是一直暗恋刘姑娘!你构思一下!谁剥夺了刘姑娘的处女贞 操!谁把她锁在地牢里面好几年,赤裸身体反复的鞭打!女人是用来疼爱的!这 个禽兽呢~ 如果你有仇恨,就亲手杀了他!」林凤娘丢弃开卓艳情的尸体,看着 我,而她冷漠的走过去,走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子跟前。

   「不要杀我!我不会说的!我不会说的!」那个女孩子痛苦的呻吟起来,吱 吱呜呜了。

   「不!我漂亮吗!」她风骚的扒下自己的面纱,冷笑起来。「漂亮!漂亮! 你是最漂亮的仙女!」那个女孩惨叫起来。「啊!」

   「那就好!丑女人!」林凤娘一爪下去,而那个可怜的姑娘,满面开花,血 腥无比了。

   「王棒棒!不要怪我心狠!上次放过你,是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