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春风淫雨】(1-15)作者:恰打标3 {13/07/29更新}
【春风淫雨】(1-15)作者:恰打标3 {13/07/29更新}
  

               春风淫雨

  
字数:10000

                第一章

  天朝历3838年3 月8 日零晨3 点零8 分3 秒,帝都城第一医院产房依旧热闹
非凡。

 一个粉雕玉啄的十一二岁的小萝莉一边焦急的来回走动着一边不停的小声的
  嘀咕:「怎么还没生出来呀,怎么还没出来呀……」

  「晓雯,别晃了,你晃得妈妈头都昏了」声音甜美中透着一丝溺爱,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美少妇轻轻的拉住小萝莉的右手,慈爱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小萝莉搂着少妇的纤腰仰起小脑袋不满的撒娇:「难道妈妈你就不担心姐姐么,都进去这么长时间了?」

  「呵呵呵呵……」少妇宠腻的刮了刮小萝莉那粉嘟嘟的小嘴,娇笑道:「小傻瓜,女人生孩子又不是难产有什么好担心的,况且你姐姐还是剖腹产呢……」
  「叮咚……」

  就在这时产房手术室大门终于打开了,一阵惊天动地婴儿的啼哭声随之传了出来,终于生出来了……

  「恭喜谢夫人,您的女儿生了一对龙凤胎」

  这个被称为谢夫人的绝色美少妇,原名柳小凝,出身于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古武家族,二十五年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帝都大学,不久就被好事之徒评为帝都城第一美女,成为当时帝都校园的风云人物。

  如此美女自然少不了追求者,在众多的追求者中不乏位高权重的大员和腰缠万贯的富豪…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柳大美女居然嫁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白领。

  经过二十年的打拼,现年四十三岁的柳小凝,凭借着一身高深的古武术坐上了大秦武术协会的名誉会长。而当年的小白领也打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上市公司大秦谢氏集团曾经的拥有者。

  ……

  洁白的病房里谢夫人一手抱着一个小家伙,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心里挡不住的激动「谢家有后了」

  「给我抱抱嘛,妈妈,妈妈好不好嘛?」小萝莉谢晓雯眼巴巴瞅着她妈妈怀里的两个小棉包,伸出一双白嫩的玉手,试图从美少妇手中夺下一个……

  初为人母的谢晓楠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憔悴,但也挡不住她的风情。她从妈妈谢夫人手中接过一个小家伙,喃喃的道:「钢,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看到女儿出神的样子,谢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又在思念她的男人了。她自己又何偿不想呢?

  本来她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可是十个月前的一场突如奇来的车祸带走了这个家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丈夫谢龙岩、女婿周刚。只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幸老谢家家大业大不用为生计发愁。

  「妈」

  没心没肺的小萝莉谢晓雯完全没有注意到妈妈与姐姐的异样,她还沉浸在升级做阿姨的喜悦之中呢。

  「您是不是该给这两小家伙起名字了?」小萝莉咬着纤长食指,看着躺在自己妈妈怀抱中的小家伙,拧着眉头小声嘀咕道:「叫什么名好呢?」

  小萝莉的声音让沉浸在哀伤中的两母女清醒了过来,初为人母的谢晓楠温柔的看着沉睡中的一双儿女,怔怔的想了好一会儿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妈妈谢夫人说道:「妈,还是你来吧,我从来没想过呢。」

  「呵呵……我早就想好了,老大姐姐就叫文婷,弟弟叫文杰。至于姓氏么……」

  「姓谢吧,」谢晓楠淡淡的道:「当初刚也答应了爸的,第一胎不论男女都姓谢。」

  就这样我们的主角来到这个世上,一转眼五年过去了,谢文杰与他的姐姐谢文婷也都到了上小学一年级的年龄。

  「阿姨,文杰他又偷偷的跑出去玩了!」一个粉雕玉场的小女孩屁癫屁癫的跑到一个十六七岁的美少女面前气愤的打着小报告,心里还愤愤的想:叫你不带上我,哼。

  「哼,这臭小子,屁股又痒了」正在看《动物世界》的美少女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道。

  这个十六岁的美少女自然就是当年的小萝莉了。如今的小萝莉不仅已经初具规模,她完全继承了乃母美丽基因,成为名动京城的小美女了。而且小小纪的她已经是大秦乃至世界最好的大学帝都大学的大二学生,只不过她的脾性完全是一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没有一点淑女的风范。

  而且只要一见到漂亮的女孩就眼冒绿光,完全一副女色狼的样子渐渐成为了乃母乃姐的一块心病……

  转眼就到了开学了,谢文杰姐弟跟着妈妈来到学校,只见校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车,到处都是牵着孩子的家长,没办法啊,这就是名校效应,人们都是削尖脑壳往里钻,不计成本不计代价。

  谢晓楠带着姐弟俩找到办公室,问道:「请问一年一班怎么走啊?」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老师走了过来说道:「我就是一年一班的班主任,我带你们去吧!」

  当这个女老师将他们带到门口,刚准备转身,谢晓楠对姐弟俩说道:「还不快谢谢老师。」

  姐弟两异口同声的道:「谢谢老师。」

  女老师正准备夸夸这两个小家夸夸这两个看上去十分可爱的小家伙,只听见谢文杰脆生生的道:「老师你的脸上好多小红点哦,而且老师你的胸部也好小哦!」
  女老师当场就满脸通红,转身就跑了。

  谢晓楠一把拧住儿子的耳朵:「说!哪里学来的?」

  「我知道!妈妈,我知道!」小丫头谢文婷瑶着谢晓楠的手,兴奋的说道:「马爷爷家的家宽叔叔看电视的时候就是这样说的。」

  「哼!好你个马家宽,竟敢带坏我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想追求我妹妹,下辈子也没门。」妈妈谢晓楠狠狠的道。

  可怜的龙套甲还没出场就被无情的抹杀了!!

  一转眼一个学期就过去了,在这个寒假的某一天谢文杰一个人又偷偷的溜出了家,当他出了家门来到一个拐角的时侯看到一个老头窝在墙角睡大觉,一头灰扑扑的头发如鸡窝般的盖在脑壳上,一身一看就是N 年没有洗过的破道袍,腰间还挂着一个擦得干干净净的洒葫芦。

  这一身古怪的装备成功的勾起谢文杰的好奇心,他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问道:「老爷爷你是不是迷路了?怎么不回家啊?」

  老头懒懒的抬起头来,自顾自的解下腰间的酒葫芦猛灌一口(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酒还是水),而后才斜眼瞄了眼前的小不点一眼准备继续睡他的大觉。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两只眠睛精光四射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小不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人也一古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窜到小家伙的跟前伸出那鸡瓜似的手掌在小家伙身上一阵摸捏掐打。

  在谢文杰回过神来之前老家伙又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发达了。捡到宝了。没想到我酒道君也有走狗屎运的时候。哇哈哈哈哈」

 这猖狂的笑声终于将发呆中的谢文杰给惊醒了过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
  精病?「

  谢文杰仰起小脑袋,双手紧握成拳,两只眼睛瞪得溜圆,漆黑眼珠滴溜溜的转个不停,脑海中兴奋的想道:「原来神精病就个样子哦!真的太有型了!要是能拍下来该多好啊!可恶的小姨把我手机给没收了……」

  正当谢文杰准备开溜的时候,老头也从兴奋的高1 朝中冷静了下来,至少表面看起来如此,只见他摆出一副自以为最和蔼可亲的笑容,看着谢文杰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谢文杰」

  「几岁了啊?」

  「差不多六岁了」

  「你想不想学功夫?」

  「想!」

  「那爷爷带你去学功夫好不好?!」

  「不好!我要回家了。要不我阿姨又要打我屁股了。」谢文杰双手捂着屁股,脑袋摇得跟级浪鼓似的。

  老头一脸郁闷,心中思索怎么才能将这小子骗到手呢?他又不敢干出强虏小孩的勾当来。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伸手在腰间的酒葫芦上轻轻一擦,只见两颗乒乓球大小的朱红色果子凭空飘浮在谢文杰面前,晶莹剔透,像是红色的玉石雕琢而成,诱人至极,紧接着一股令人神魂欲醉的清香随之飘散开来。

  「真香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香的果子。」谢文杰连忙伸出一双小手,一手一个将这两颗形式樱桃的朱红色果子接住,两只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紧紧的盯着手中的两个果子,一条晶莹的水线缓缓的自他嘴角溜了下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两颗果子那诡异的出场方式。

  「想吃吗?」

  「嗯」

  「那你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谢文杰这时已经将妈妈平时的教诲丢到大洋彼岸出了,在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手里这两颗诱人的果实「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他轻轻的咬了一口,当红色的果皮被咬开的刹那,顿时一股腹郁芬芳的香气直冲五脏六腹,弥漫周身,令全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都舒服的呻吟起来。
  「真好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谢文杰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里的果子,随即迫不及待的将它们塞进嘴里。恨不得连手指都咬下来吞进肚里去。
  汁水横流,香气缭绕,芳香四溢。

             第二章郁闷的酒道君

  「真的太好吃了!爷爷,您还有吗?」谢文杰恋恋不舍将已经淡而无味的手指从嘴里抽了出来,抬起小脑壳眼巴巴的望着酒道君。

  面对谢文杰口水横流,满脸期待之色的馋虫模样,饶是酒道君道行高深,见惯了大风大浪也被谢文杰给谢文杰盯得汗毛倒竖,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在这个小家伙眼里就是一颗美味的果子,随时都会被他咬上一口。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正是自己所期待的结果吗?

  「无量那个天尊!罪过罪过!」酒道君暗呼一声道号,笑眯眯的拿出几个朱红色的果子给到谢文杰的手里:「好吃吧,爷爷这里还有很多呢!」

  如有修士见到必定一眼就能认出来——『朱果』在修真界虽然算不上是什么特别珍惜之物,但也是一种难得灵物。此果一般五十年一熟,对中低阶修士修士的修练都有非常不错的辅助效果。普通凡人食之有强身健体,固本培元延年益寿之奇效;而且它味道极佳,是少有几种普通凡人可以直接食用的灵果。

  待谢文杰又吃完了几个朱果后,酒道君挤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满脸期待的看着谢文杰问道「怎么样,小家伙,可以跟爷爷去走了吗?」

  「我很想跟你去,但是我必须回家了,要不我妈妈会担心的。」谢文杰还是举棋不定。

  「哦!没关系,我可以去和你妈妈讲」

  此刻一身家居服的谢晓楠正神情庸懒的躺在沙发上,因为她即不会管理公司,又不喜欢喧嚣热闹;自从丈夫出逝后更是在一段时间内连大门都不曾出过,唯有看到一双儿女时才能在她的俏脸上见到难得笑容,直至最近半年才偶尔在母亲,妹妹的陪同下出去散散心。至于那曾经的同学朋友除了极少偶尔通一两个电话外其他的都被丢到外太空去了。

  谢文杰带着老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家中,见只有妈妈一人在边看电视边吃西瓜,不由得心里一喜→→母老虎阿姨带着小特务姐姐去泡妞还没回来;至于外婆现在肯定在公司开会呢。唉,可怜的外婆,诺大一个谢氏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

  谢晓楠见到儿子便高兴的张开双臂道:「乖儿子,快来给妈妈抱。」

  谢文杰扑到妈妈谢文婷的怀里将脑袋埋在妈妈胸前的软肉里,使劲的蹭了蹭,一副享受之极的神情。谢文婷捧起儿子脑袋在脑门重重的亲了一口,然居又将之紧紧的搂在怀里,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不见了似的,小嘴里还喃喃道:「妈妈的小心肝……」

  这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看得门边的醉道君神情直抽搐「慈母多败儿啊!不行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将这小子带走。」

  见没人理会自己,醉道君只好重重咳嗽了一声以吸引这两母子的注意。直到这时谢晓楠才发现家里竟然多了个陌生男人,迅速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下意识将怀中爱儿紧紧的护在身后,声色内茬的道:「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快出去,我要报警了!」

  「妈妈,这个老大爷是我带回来的」一个弱弱的声音自谢晓楠身后响起。
  谢晓楠看看儿子又看看面前这个脏老头,略一沉思,好想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又优闲的坐回沙发里,重新将爱儿抱在怀里,有些嗔怪的说道:「宝贝,你做好事妈妈很高兴,但是你也不能把人往家带吖。幸亏你阿姨不在家,不然你屁股又要遭殃了。冰箱好像还点剩菜,去端来给这位老……先生吧。让他走吧!」
  谢晓楠又仔细的看了一下眼前的老头,觉得叫乞丐太伤人自尊了。

  「这位美丽的夫人,贫道不是来要饭的……」洒道君一脸黑线,赶紧解释道。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无情的打断,「不要饭?」谢晓楠一拍额头,做恍然大悟状「要钱?没问题!这里50块。」谢晓楠将几张纸币递到了老头面前。
  「我也不要钱,我是来……」

  「不要饭?不要钱?那你要什么?你……你是来劫色的。」谢晓楠一脸惶恐的又从沙发上爬了起,双手抱胸,尽量拉开与老头之间的距离「你……你别过来哦!我妈妈是武术协会会长,我妹妹也是高手,我……我也会功夫哦。」

  醉道君发现自已要走火入魔了,以手抚额,连呼三声道号,吼道:「你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我是来收你儿子做徒弟的」

  谢晓楠一听老头说不劫色,顿时把心了下来,至于老头说的收徒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抱着爱儿又回到了沙发里。

  「妈妈,我要跟他去吃果子,他的果子好好吃的。」谢文杰指着老头一脸向往的对妈妈说道。

  谢晓楠一听就急了,抱着儿子的手下意识的就紧了紧,一双丹凤眼杀气迸射,寒声道:「没想到你一把年纪居然跑来骗我儿子。你难道不知道根据大秦律拐卖妇女儿童是要判死刑的吗?儿子,去给你外婆打电话叫她快回来。」

  这一次酒道君再也没有吭声了,他觉得这是他修道以来最悲惨的一天,如果今天发生的一切传了出去,他鼎鼎大名的酒道君将成为修真界近千年来最大的笑柄。老头默默的盘膝坐在地上,心里祈祷着希望下一个登场的女人能稍微讲点道理,能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十来分钟后,门外传来焦急而又不失温柔的娇呼声:「晓楠,你们没事吧?」
  声音一入耳,谢晓楠就如找到主心骨般(实际上也确实是主心骨)激动的大叫道:「妈」

  谢文杰挣托妈妈的怀抱向门边跑去,口里也大叫到:「外婆……」

  醉道君缓缓的站起身来,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着套装的成熟美艳高贵大方的熟妇,她看上去四十不到,身材高条,肌肤白晰与屋里那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有着八九分的相似。以醉道君的心志都有那么千分之一刹那的失神,最令醉道君意外的是此女竟是一先天中期顶峰的武修。虽然在他的眼中不过一小虾米而己,但醉道君知道此番收徒无碍也。

  在谢夫人柳小凝一脸戒备的神色中,洒道君喧了一声道号:「这位夫人,贫道乃天山天极宗春机子,人称醉道君。近日游列至此偶遇此子,见其天赋异寰秉,乃万年难遇的修仙奇才,于是大胆上门,希望能将其收做弟子。」

  谢夫人柳小凝一脸沉思,喃喃自语:「天极门,天极门在哪里听过呢?」突然谢夫人柳小凝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个形象糟糕透顶的老头,语带敬畏颤声道:「天极门?难道是修真界八大宗门之一的那个天极门吗?」

  「没错!」酒道君一脸平静的道,翻手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递给了谢夫人柳小凝:「这是我天极门的长老令。你将之贴在额前即可辩真伪。」

  谢夫人柳小凝小心的接过令牌,此令牌上方下尖,长不过两寸半,宽一寸,半寸厚,通体乌黑正面刻有天极二字,反面是一类似闪电的符号。柳小凝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什么材料制成的,似铁非铁似木非木,反正没有见过。

  柳小凝强压下心中好奇心,将之轻轻的贴于额头上,一股信息毫无预兆的侵入脑海。片刻后谢夫人柳小凝一脸恭谨的将令牌还给了洒道君「多谢前辈后爱,小孙能拜在您这样的仙道高人门下,实在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

  谢夫人柳小凝低头对抱着自大腿不松手的谢文杰道「文杰,还不快给师傅磕头。」

  正在一边发呆的谢晓楠一听,脑海里马上演发出一副出场景→某马路边一老一少两个叫化子……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激凌凌打了冷战。

  「不行,绝不能让儿子毁在这个老家伙手里,一定要阻止他。」

  就在谢晓楠的话语到达牙关的时候耳傍又传来了醉遂君的声音,「嘿嘿,贫道生性懒慢,根本就不善授徒」

  「那您的意思是?」谢夫人柳小凝疑惑的道。

  「不用急,听贫道把话说完。虽然我不能做他的师傅,但我可以做他的师伯呀!贫道还有几个师弟妹,其中就包括本门现任掌门,我准备将此子引荐给他们,相信绝对不会埋没了他的天赋,你们觉得如何?」

  「好」两母女异口同声的道。

  谢晓楠更是轻拍心口心道:「只要不做你的徒弟就好。」那一副心有余忌的样子直看得醉道君郁闷不己。

  突然谢哓楠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期期艾艾的问道「那个前……辈……道长,请问我家文杰要跟你去多长时间啊?」

  「嗯……以此子的资质三年可以筑基,十年结丹应该没有问题,如果他够努力的话甚至可以更快。」

  「要这么久啊!那岂不是得十几年。」谢晓楠不满的嘀咕道。

  直听得醉道君满头黑线,心道这要是被其他修真者听到还不得羞愧得撞豆腐撞死啊,想当年老子也被人称之为超级天才,不满七十结丹,羡煞是多少人啊。
  「那你们中间有没有假期啊?比如国庆、年假……」谢晓楠又希骥的问道。
  「没有!」

  「不行!」

  终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醉道君还是败下阵来,答应每逢年未都送小家伙回家与亲人团聚,时间为十天。

  「呃!怎么能开口问长辈要见面礼呢?文杰你太让外婆失望了,太不懂礼貌了」谢夫人柳小凝气恼的敲了一下谢文杰的垴门,她着实生气了,生怕醉道君一生气就走了。

             第三章初到天极宗

  醉道君却不以为然,笑呵呵看着谢文杰,真是越看越喜欢,神识在酒葫芦里找了一个圈,可惜没有适合低阶修士使用的物品,只找到一袋朱果。

  手一翻一个小袋子就出现在手上「这里还有一百来颗朱果,虽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但对普通人也有去病除灾延年益寿之奇效。尤其是对夫人这样的先天武者来说更有益处。」

  醉道君有点不好意思,就这点朱果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当然不是说他没好东西,只是给了他们也用不了,说不定还会给这一家子带来灭顶之灾,怀壁其罪的道理谁都懂的。

  但是谢夫人柳小凝却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不起眼的小袋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恭敬的看着醉道差,激动得语无论次:「前……前辈,这……就是传……说中可以改善武者体质,提升武者修为的朱果?」谢夫人柳依依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沉静,对她这种古武小家族的人来说朱果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圣物,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呢!

  对于谢夫人柳小凝的失态醉道君倒是小小的意外了一把,随即释然,轻轻的一点头,笑道:「没错!不知贫道现在可否先带此子回山?」

  谢夫人柳小凝将激动的心平复了下来,回头看了看将谢文杰紧搂抱在怀的谢晓楠,只见榭晓楠双眼微红含泪欲滴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不觉心里微微一酸,小心的道:「前辈能否等过完年后再让文杰随您同去?」

  醉道君微微一叹,看了一眼谢晓楠母子:「也罢,正好贫道还有点小事要办,半月后再来接这小子。」

  说罢就欲转身离去,这时谢文杰见大人们己商量妥当,赶紧叫住了醉道君:「神仙爷爷下次来时可得多带点礼物哦!别忘了我还有一个阿姨和一个姐姐,她们也要的。」

  醉道君屁股一扭人以不见了踪影,只余爽朗的笑声自门外传来「哈哈哈……好,很好!你小子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了!很有贫道当年的风范!有前途!哈哈……好,很好!哈哈……」

  笑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祖孙三代面面相匀大眼瞪小眼,心道这家伙莫不有点宝吧,喜欢人家敲他的竹竿?

    一转眼半个月又过去了……

  酒道君依约如期而至,留下一大堆对低阶而言大有用处的丹药灵物之后,在一家大小四个美女依依不舍中终于还是将谢文杰带走了。

  尤其是妈妈谢晓楠眼泪就没断过,眼睛都微微有点肿了;就是阿姨谢晓雯姐姐谢文婷都双眼红红的,只有外婆谢夫人柳依依喜笑颜开,虽然他的心里也是万般不舍,但她更多是为孙子感到高兴,因为她知道从此以后自己的小外孙将步上一条阳光大道,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三天后酒道君带着谢文杰驾奴着一小舟式样的飞行器回到了天极山,酒道君没有立即回宗门,伸手指向的蛾巍大山对身边昏昏欲睡的谢文杰道:「小子,我天极宗就位于此山中,此山名为天极山,因我宗而名。

  天极山连绵九千里,峰峦起伏,最高有九峰,其中主峰天极峰更是高不可见,终日白云缠绕,不识山顶真容。其它八峰八别为天霞峰,天桥峰,天涯峰,天炎峰,天剑峰,天帝峰,天行峰,天云峰。

  八峰呈扇拱卫着主峰天极峰,九峰代表了我天极宗九脉传承。历年来宗主都在九峰峰主之中产生,不一定是修为最高的,但一定是最有谋略的。现任宗主天鱼子论修为在我师兄弟中只能算中流,但论其狡猾整个修真界难逢敌手,是你辈学习的楷模。「

  说完醉道君又拿出几张符纸,片刻一甩,九道光芒一闪而逝「这是传音符,将神识浸入将要说的话在心里默念一遍再将它用法力发出去就可以,至于距离就要看个人修为了。」

  谢文杰一脸鄙视的看着酒道君,潇洒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傲然道:「都什么年代了,还传音符!晓得这是神马不?手机!我估计你也不会用吧。要我教你不?把……」

  醉道君一脸无语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现宝一样的谢文杰,一声叹息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一掐手决,一道法决打入飞行器,梭的一声驾驽着飞行器朝天极峰飞去。片刻后他们便来到一全用汉白玉铺成巨大的广场上,在阳光下亮光闪闪,人在其中不自然的便生出渺小之心。九个清烟缭绕弯的青铜巨鼎分三排,每排三个规矩的排列在广场中央。

  极目远眺,在云雾之中竟有数个小岛静静的漂浮于空中,不断有身着各色道袍的天极宗弟子踏剑往来于各山峰岛屿之间……好一副仙家景致!

  谢文杰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切,震撼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醉道君收了飞行器,面带微笑的看着发呆的谢文杰,让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叫醒他,继续往前走去,通过高高的台阶便来到一座雄伟的大殿前,此殿名天极殿,是天极宗各峰主议事之地。

  殿内左右各四张檀木大椅,居中最前方又是一张,却只有五人坐于其上,左右两侧各有两张空位。这时殿内正在谈话,似乎在商讨着什么。

  醉道君带着谢文杰走入这神圣肃穆的大殿之中,径自走到一张空椅上坐了下来,留下谢文杰独自站在大殿中。

  谢文杰向殿中看了一眼,见场中人都是天极宗衣着,有男有女,除了醉道君外其他五人更是气度出众,卓尔不群。尤其是中间那个一身淡青色道袍的家伙,鹤骨仙风,双眼温润明亮,不怒而威,一看就是那种久居上位之人。他自然就是天极宗宗主天星子!

  至于左边那三个模狗样的道土大叔就被我们主角小朋友有意无意的给忽视了,他的眼睛己完全被右边坐位上的那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绝色道姑给深深的吸引走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紧身的月白色道袍,将那完美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丰满的酥胸让人晕炫,完美的容颜配上明月般的眸子,直把谢文杰迷得神魂癫倒。
  醉道人环视一周,眉头微皱,略微不满的道:「怎么就来了你们几个?其他人呢?」

  天星子望了望眼珠四转的谢文杰,不明白这位平日难得一见的大师兄今天抽什疯,竟将众峰主聚到一起,还带回个小娃娃:「师兄勿怪。天剑峰刘师兄、天涯峰曾师弟去参加修真大会了;天行峰春哥子师兄游历天下还没回来;至于天邈峰水师妹传音说……感冒了。」

  「感冒了?」醉道人头皮一阵抽畜,元婴后期修士还会感冒?虽然有点冒火,还是继续道:「算了,有你们几个在就够了。想必你们也觉得奇怪我带这小子到这里来干什么吧?呵呵……」说着他便带着几分得色的笑了起来。

  殿中几人也都没有让他失望,全都表现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期待的看着他。
  坐在他上首的绝色少女道姑不满的娇嗔道:「大师兄,你就快说吧!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咯咯咯……」

  谢文杰一听不干了:「漂亮的仙女姐姐,你可不能乱说哦,人家跟这脏老头一毛线的关系都没有。人家可是被他拐骗过来的!」说完就甩开小脚板屁癫癫的跑到绝色少女道姑的面前,仰起小脑袋,眼睛里满是小星星,「天真」的道「漂亮的仙女姐姐,你好漂亮哦!」

  「咯咯」绝色少女道姑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伸出嫩葱般的纤细玉指捏了捏小家伙的脸颊:「好可爱的小家哦,几岁啦?」

  一脸黑线的醉道君重重的咳嗽了两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然后一道法决打谢文杰身上,也不说话,老神在在的端坐于椅闭目养神去了。

  片刻后一声惊呼打破了大殿内的沉静「啊,这是……这是真灵之体!」
  众人终于坐不住了,围着谢文杰团团里转,不时的伸出手来在谢文杰身上这里敲一下,那里捏一下好像在他们面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上好的矿石。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谢文杰瘪着小嘴,即将发作之即,众人也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各自的座位「大师兄是准备将此子收归门下么?」掌门天星子羡慕的道,如此良玉我咋就遇不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品?

  醉道君慢悠悠的道「如此良材美玉交到我手里,你们能放心?人我就交给你们了,至于接下来怎么做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醉道君极不负责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并且还掏出几件精致的小酒器,一盘晶莹剔透的果子,完全一副看好戏的准备。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masked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